光伏运营商还会对屋顶产权人做一些评估

2020-11-15 03:10

为打造中国光伏应用第一城,合肥陆续出台政策加快光伏推广,这让能建光伏电站的屋顶成了“稀缺资源”。为了“抢夺”屋顶,一些企业大打价格战,有的则把屋顶资源囤积起来,甚至半年都不开工。为了刹住这些乱象,合肥市日前出台相关政策,高新区则在全市率先建立了负责屋顶管理的专门机构。

为了拿到屋顶资源,少数运营商也拿出了不光彩的手段,就是大打价格战。按照合肥市经信委的计算,考虑到目前技术条件下光伏发电成本、国家补贴政策、投资回收期和合理利润等因素,该市以合同能源管理方式投资经营的光伏发电项目,电价优惠幅度不应该低于九折。也就是说,运营商从屋顶产权人处拿到屋顶,建成电站后,给屋顶产权人的电价优惠不能低于九折。

一名光伏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种做法危害很大,“就像有的开发商拿了地块后,好几年不开工一样,屋顶圈地也不利于产业健康发展,一些想建光伏电站的运营商就拿不到急需的屋顶资源,结果拿到的不建,想建的建不了。”

为了鼓励更多企业拿出屋顶资源,合肥市还于本月出台了新的支持政策,决定给予屋顶产权人补贴,单个项目最高可达60万元,同一屋顶产权人的奖励最高可达100万。(陈宁千、项磊)

“现在我们就是缺屋顶。”昨天,合肥市一家光伏运营商负责人郭先生告诉记者,合肥希望打造中国光伏应用第一城,这两年也陆续出台了扶持政策,吸引了一批企业投身屋顶光伏电站的建设,“但屋顶比较有限,现在已经成了稀缺资源。”郭先生说,并不是所有屋顶都适合建光伏电站,“首先要有较大的面积,没有遮挡物,另外还要有一定的承重能力,否则承受不了上面的电站。”最后,光伏运营商还会对屋顶产权人做一些评估,“有的企业即便有适合的屋顶,但企业运营不行,我们也不敢要,怕做了一两年,企业撑不下去,风险就大了。”

但实际中,少数运营商开出了八折、七折的价码,有的甚至低于五折。合肥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就是一种无序的市场恶性竞争,完全违背了市场规律。

屋顶之所以吸引光伏运营商的兴趣,跟屋顶能带来的效益相关。合肥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曾经算过账,企业投资800万元,建成一个100万瓦的光伏电站,每年可以发电100万度。如果企业自用电是70万度,那一年电费就省下五六十万。另外,三十万度电上网,按照0.41元/度收费,就是12万元。此外,国家还有0.45元/度的补贴,合肥市也有0.25元/度的补贴,加起来也有70万,扣掉一定的税后也有不少。

另外,合肥市经信委日前也下发通知,正式确认电价优惠幅度不得低于9折,刹住恶性竞争的“价格战”。对于圈地不开工的现象,经信委也发出要求,所有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自备案之日起,3个月内必须实质性开工建设,6个月内必须建成并网,否则将取消备案资格,没有按期并网的,则不纳入支持范围。

为了刹住这股风气,让光伏产业更加健康地发展,合肥市经信委要求各开发区、工业园区要成立机构,负责屋顶资源的收集和招商,从而让屋顶资源得到更好的分配。记者了解到,高新区已率先成立,其他开发区也在酝酿之中。

屋顶能带来效益,而且可能越往后效益越大,但合适的屋顶就那么多,于是一些光伏运营商开始在屋顶上“跑马圈地”。记者了解到,少数光伏运营商拿到了屋顶资源后,却没有按照合同开工建设,反而是将屋顶囤积起来,有的甚至囤了半年也没有开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