弟弟人很好

2020-07-09 08:09

当记者问到为何要选择骑行到学校时,魏坤喜告诉记者,选择骑行之前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和安排,就因为临时起意决定的。

9月9日下午5点左右,魏坤喜推着自己的自行车,轻车简装地到达西华师大国土资源学院地理信息科学专业注册点。

出发前,魏坤喜没有任何专业骑行装备,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在走。一辆自行车、一个测速表、一件雨衣、几件衣服、录取通知书,这便是出发前的所有行李。

8月27日,魏坤喜从山东菏泽出发,直到9月9日下午,才抵达南充。途中历经14天,从东到西,整个行程共计1400多公里。

从山东菏泽到南充,地图上标注的距离是1400多公里。这么远,为何要选择骑单车到学校报道?路途不可预知的危险,父母为何会同意?

一听说魏坤喜是从山东菏泽骑单车到的学校,周围同学感到很是惊讶,纷纷拿出手机进行拍照,搞得魏坤喜很是尴尬。填完注册表后,魏坤喜很快便在师兄的带领下,往宿舍赶去。

“我遇到的骑友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,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多岁,他们大多数都退休了。一路行來,我听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年轻真好!我遇到过一个骑友,60多岁了,我们在过了汉中地界遇上,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坐下来聊了会儿。他已经骑行了5年,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,现在他准备穿过四川去云南,我觉得他很了不起。”魏坤喜说,骑行的每天,他几乎都能遇到来自四面八方又要去往四面八方的骑友,与他们交流能给自己许多人生启迪和感悟。

昨天下午3点左右,记者联系上魏坤喜,他告诉记者,自己1995年出生,性格属于“放荡不羁爱自由”,比较随性低调。从交谈中,明显感受到山东人的好爽。

话说,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,对于这一骑行到学校报道的想法,立刻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。父母认为短途骑行还可以,但从山东菏泽骑到南充,难免不会遇到危险。

“我也想要骑行装备,但网上看到一个头盔都要100多,嫌贵就没买。”魏坤喜告诉记者,出发后每天早上6点做起床,骑行10个小时,找旅店休息一晚继续出发,城镇地区吃饭休息都较为容易找到。

除了随身携带日常用品,出发前,魏坤喜在网上查了大概的路线图,了解下大概要经过的城镇。“沿着路走,几乎都有路牌,路上还有遇到一些骑友,不会迷路。”

为何要选择骑行来学校?家里人不担心?这一路走来,路途中遇到了什么?对此,四川新闻网记者联系上魏坤喜,听他讲述这一路走来的历程。

骑行1400多公里,难免会遇到同行的骑友。昨天下午4点左右,四川新闻网记者通过百度贴吧联系上来自辽宁鞍山的骑友杨小乐。

8月30日,骑友杨小乐在百度贴吧里的鞍山吧里说道:“他幸好遇上我,胎扎了,幸好我工具全,气管和补胎工具都有,我一次也没用过,结果第一次失身在他的后轮上了。弟弟人很好,什么也不挑,一路骑到四川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“从山东菏泽坐火车要一天一夜,一直坐着感觉很无聊,干巴巴的,于是就想骑骑单车到学校。”魏坤喜说,选择骑行可以沿途看看风景,这一路走来也算是一种人生经历。

为了说服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,魏坤喜苦苦劝说了父母五六天,称自己已经是成人了,路上会小心照顾自己,并且一路骑行的驴友也多,可以相互帮助。在父母还是有点犹豫的情况下,父母勉强答应了,但心里还是很忐忑。对此,出发前,父母要求每天都要保持电话畅通,只有听到儿子报平安的消息,才会放心。

“远看就像大叔一样,皮肤黑黑的,胡子拉碴,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。”迎新点大二学生张娇(音)告诉记者,一开始并不相信魏坤喜是来学校报道的新生,要不是他把通知书拿出来,谁都以为他是学校外面进来的玩耍的“驴友”,一辆单车,车上后座捆着一个黑色包裹。

“我准备从沈阳骑行到西藏,在路过河南三门峡市陕县的时候看到的魏坤喜。”杨小乐告诉记者,当时魏坤喜正骑着车前进,于是就上前招呼他,两人同路走了一段。

四川新闻网南充9月11日讯(记者 何春林 实习生 许秀莲)9月10日,是西华师大2015级新生报道的第二天,一位来自国土资源学院的大一新生魏坤喜,历时14天,骑行1400多公里,独自从山东菏泽骑行到西华师大报道。